陆蒹葭

多到溢出来的少女心💕
圈地自萌

内啥

做了下调查

听说大头有女朋友了

???

那我这文怕是写不了了

抱歉大家

【莎头】她他

看完只想吃糖 不想产粮了 打扰了

绫阿念ē不念ā:

现实向?(可能是吧)


人设OOC


唯一CP 莎头


从来没有这么高产过hhh



送给  @The Best Summer Ever 的莎头捏脸梗(好滴对不起,彻彻底底的写偏了)随便看看就好,祝旅行愉快呀!


========================================


她他



【她】



“咕……咕咕……”


意大利的披萨果然还是没有鸡蛋灌饼管饱,明明都吃了好几块儿了。孙颖...

过两天写个中长篇的国家队故事(又入连载大坑)
背景是游泳队 半虚构 男女主虚构 配角嘛就靠大家火眼金睛对号入座了
大约是
解决别人的心理问题很擅长但其实是个脾气差厌世少女的心理医生x开朗乐天派冉冉升起的未来泳坛之星
是个轻松又甜的小故事
希望能好好地写完

孙颖莎王楚钦吃不吃!
吃我就写!
(别立flag了)

我 酝酿情绪 看了好几个深男饭制视频 被虐得肝疼的时候 Youtube突然自动播放麻雀的CUT集锦 然后我 笑得把酝酿好的情绪全毁了 所以我估计 下一片更新 应该是糖

聊聊深男

此篇认真码字谈想法 不删
我接触麻雀这部剧实在是很偶然的一个机会 我自己甚至都不太记得是因为什么了 那时写kn写得风生水起 每一篇文的含糖量都是百分之九十七以上
然后突然间看了麻雀 看到小男陈深隐忍的爱 再看到结局 一瞬间就懂了 张爱玲所说的疼痛难耐的朱砂痣是一个什么样的感受
我时常说 深男就是我的朱砂痣
或许也正是懂了这疼痛难耐 所以才能写出和kn大相径庭的文风来 也是那时候才知道自己原来除了熬陆家老糖 也能磨磨小陆飞刀
先不说麻雀这个故事本身就足够厚重复杂 陈深和小男的感情线更是隐晦得让人心焦 哪怕是现在我写深男的故事的时候 总是觉得还是琢磨不透陈深对小男的感情 甚至包括小男对陈深的感情 所以每当...

其实了解我的人大概知道 我一天内更两篇文是多么的活久见 毕竟我以前更新都是 嗯 月更
所以请大家多多给我鼓励吧
深男还有几个脑洞
一个甜的 俩(或一个)虐的
先立个flag不然我肯定会忘记要写
请大家多多给我的文点赞打call最主要是留言啊!!
(这篇唠嗑就不用点赞了反正迟早会删)
感谢!!肝深男真的不容易!

【深男 山城】独活

这个故事写在乱局以后。
毕忠良死了之后,刘兰芝就入了教会,陈深便搬进了他的那栋空着的洋楼。他想,从前也是常来的,若是老毕还在,也应当不会介意他鸠占鹊巢。
他之前也看不惯毕忠良的雷霆手段,可他真的死了之后,陈深发现自己也挺想老毕,没人叨他一句“小赤佬”,生活也少了几分意思。至少是没人陪他拌嘴了。
徐碧城把老毕家对面的那栋楼盘了下来,自己一个人住着。陈深本来以为自己会在不久后就和她结婚,然后一起共度余生。
能再续前缘,也是佳话,这应该是个人人称道的童话结局。
可偏偏大红灯笼挂到了眼前,当事人却都不那么愿意。
也是,就像他有一个李小男,徐碧城也有一个唐山海,只是现在,他俩倒是邻居了。
是小男说的,有唐先生陪着便不...

【深男】倒春寒

他是陈深。
他站在漫天的花海里发现了——他这辈子,爱他的和他爱的一切人事物,都会消失在他的生命里,再无法追溯。
-
小时候家里养了一只白毛鹦鹉,分外聪明伶俐,还会说几句人话。陈深闲来无事的时候就搬张小凳子,坐在鹦鹉旁边边喂它瓜子边教它讲话。可不管怎么教,它也只会单单几句话,不外乎就是“早上好。”和“再见再见。”
陈深那时年纪虽小,可却有一股韧劲,说什么也要教会鹦鹉讲这句话。他不厌其烦地教,鹦鹉也从未合他心意说对过,哪怕一次。
可惜的是世事无常,直到那些拿着枪的官兵冲进村子里,陈深才知道,他再没有机会教会鹦鹉如何说这几句话了。那一天,陈深躲在后院的水缸里,隔着一条缝,看着一朵朵猩红妖冶的花朵在亲人的胸口绽...

随笔·将进酒

陆青灯:

我住院两个多月了。
事情是这样的。我之前在家工作着突然晕倒,被室友发现后扛着送到医院的。谁知一住就住下了,到今天都没能回去。
我拿自己当例子,奉劝各位年轻人少熬夜多养生。
我的主治医生很年轻,高高白净,眉清目秀。白大褂的扣子永远扣在最上面那一颗,很禁**欲系了。黑框眼镜黑色的碎额发,怎么看怎么像大学生。帅得我看了一眼就想嫁。
他姓徐,清风徐徐的徐,我们都叫他徐医生。
身边的小护士都青睐于他,可他偏偏视若无睹。
我也喜欢他。每次他来查房的时候,我都死皮赖脸地和他开玩笑说等出院了要嫁给他。
他也永远只有一个反应——拿着我的病例,抬眼看我一下,然后再低下头在我的病例本上写写画画。骨节分明的手拿着...

© 陆蒹葭 | Powered by LOFTER